【紫牛头条】南京治愈患者自述隔离治疗13天:从恐惧烦躁到感动感恩
2020-02-16 21:14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躺在自己的房间,28岁的刘伟(化名)长长松了口气。2月8日从南京市公共卫生医疗中心(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分院)出院,回家几天,体力恢复得还不错。回家后不用吃药,主要是静养。8日当天,爸爸解除隔离回家了。当晚家门口的超市汤圆卖光了,不过爷俩能在一块吃饭,心里很高兴。9日,妈妈也回家了,一家人终于团聚。持续了十多天的母子视频对话结束了。今天,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对话刘伟,回忆这十几天的治疗情况,刘伟说有焦虑有烦躁的时候,但更多的是感谢与感动,并且表示:“以前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夜猫子,经历这一次后,我再也不熬夜了。”

我就是那个网红患者“某某”

1月27日上午,他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口罩,全副武装地跟着120急救员上了救护车。车子从江北的一家医院开出,车上还有一名司机和一名工作人员。刘伟感觉身体状况还不错,只是穿上防护服很闷。

刚开始,刘伟以为是去钟阜路上的南京市第二医院。可车子越开越远,刘伟心里嘀咕:“这是往哪儿开?”坐在对面的急救人员回答他:“去南京市第二医院汤山分院。”路上的车很少,急救车一路呼啸,约莫过了40分钟,刘伟抵达了目的地,开启了为期13天的隔离治疗。

图片

治愈的患者和医护人员的合影

隔离病房倒是没有想象中吓人,护士姐姐教他脱防护服,“要边卷边脱,手不能碰到外面那层。”刘伟的动作有些笨拙,但脱下防护服的那刻感觉整个人都爽快了。病房干净敞亮,设施齐全。刘伟住进了一间能摆放三张病床的房间,有10天,刘伟独自住在这间病房。不能出房门,除了睡觉,刘伟多数时间在看手机。住进来第一天,他就在手机上刷出来无数条关于自己的“八卦”,“对,我就是那个XXX连锁店店长。躺在床上无聊,翻各种网友对我的讨论,各种各样的说法都有,特别搞笑,有时候看着像在说别人。”

图片

医护人员向治愈的患者挥手告别

退烧、高烧,反反复复数次

怎么发病的?刘伟说至今是个“奇案”。1月16日,刘伟到上海出差。其间他和从武汉分公司来的同事住在同一间房。1月16日,大部分人还没关注到“武汉的肺炎”,从南京一路到上海,戴口罩的人很少。同事们从四面八方聚到上海,密切接触的频次很高。1月16—18日,刘伟几乎时刻和那位同事呆在一块。让刘伟庆幸的是,这位武汉来的同事并没有生病。

刘伟第一次感到不太舒服是1月21日,他浑身乏力,身上还发冷。刘伟来到江北一家医院就诊,体温为38.3度,奇怪的是验血报告无明显异常,个别指标略有升高。当时江苏还没有确诊患者,气氛还没这么紧张。医生说挂水看看,结果效果很明显,挂完水刘伟就退烧了。

回到家,刘伟蒙被大睡。大约过了12个小时后,温度又上来了。刘伟迷迷糊糊吃了退烧药,发了一身汗,温度降了点。可过了几个小时,高烧又卷土重来,这回烧到了39摄氏度,就这样来回反复了数次。22、23、24日刘伟请假在家休息,期间病情有好转,到除夕夜他又发烧了。大年初一刘伟值班,他先去了趟单位,下班后匆匆赶去了江北的那家医院。这趟出门,他全程戴好口罩。“第二次去医院,明显感到大家重视起来。”护士听说刘伟已发烧几天,并与武汉市民有密切接触史,立刻提高警惕,把他留了下来。经过验血、CT检查,医生告诉刘伟他的肺部有感染。刘伟隐隐感觉到,这次生病会不会和“武汉的肺炎”有关,20号之后媒体的宣传就铺天盖地。

让刘伟觉得事情真正变得严重是从转院开始,CT结果出来后,刘伟被火速转院送到江北一家定点收治的三甲医院。在这家医院的发热门诊,所有检查又谨慎地来了个遍。到26日晚上,医生告诉刘伟,初筛结果显示“阳性”。刘伟懂这个“阳性”的意思,可他又不太相信,“我武汉的朋友没生病啊。”

图片

生活中的刘伟

鼻子酸了

值夜的小护士瞒着家人

26日这个夜晚,终身难忘。一切都让刘伟晕晕乎乎的。躺在隔离病房里,手机放在床头震动个不停,询问的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有父母、朋友、同事、社区工作人员……

手机刷了很久,刘伟注意到,隔离病房的墙角那位护士一直在那坐着。“你要整夜陪在这吗?”小护士点了点头。“就在病床对角的位置,离我2、3米,她穿着防护服静静地坐着,隔一段时间过来给我量个体温。”聊天中,刘伟得知这位护士今年才22岁,家住南京六合区。当晚,她瞒着家人偷偷来值守的。“父母不知道我上发热门诊,进隔离病区。不想让他们担心。”听到这里,刘伟的鼻子酸酸的,“年纪这么小,就这么有勇气,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小护士戴着护目镜和口罩,刘伟看不清她的表情,距离比较远连听她说话都有些费劲。刘伟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两人同样生活在江北,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她安慰我结果还没最终确定,要有信心,那个晚上我蛮感动的。”

图片

生活中的刘伟

第一次烦躁

“有点小激动”

坐在从江北去汤山的救护车上,刘伟还抱着一丝侥幸,“还只是疑似,或许今天核查结果排除了,我就能回家了。”1月27日,刘伟住进第二医院汤山分院的隔离病房,所有检查又重新来过,等待结果的时刻分外紧张。刘伟把房间内的设施摆弄了个遍。房间敞亮通透,但窗户不能打开,暖气很足,有些闷热。一夜无眠,28日早晨,刘伟确诊了,“人一下蒙了,不知所措。”刘伟说。

护士通知他让家人送些换洗衣服和日用品,和父母通了电话,才得知他们要被转送至集中医学观察点。等到下午2点,还没有拿到换洗衣服,“一下子情绪上来了,有点小激动。”刘伟说,几天压抑的委屈、紧张、担心在那一刻小爆发了。几名医护人员立刻跑进来安慰他,“那位医生说,没事的,你缺什么我帮你去买。”还有人说:“你的病情不重,别担心,很快就能出院了。”一位护士姐姐拍拍他,“小伙子勇敢一点,没事的。”

“我这人平时性格开朗,没什么脾气,那下是有点失控了。”刘伟说,这是他整个病程中唯一的一次情绪失控。很快他就搞清楚了,病房的二楼有日用品专供服务点,微信上下个单,师傅每天下午会送到隔离病房门口,护士帮忙拿进来。“很方便,缺什么随时买,我后来买了一堆零食,无聊就吃东西。”

5分钟1袋

一种药水每天挂10袋

最初的4天,刘伟起床后先吃两颗药,接着是挂水。每天先是挂10小袋,每袋只要挂5分钟就能挂完。值班的护士每过3、4分钟跑进来一趟,来来回回跑十来趟。“跑到后面,她的护目镜都变模糊了,我听到她的喘气声。”10小袋挂完还有2大瓶。刘伟笑言,从小到大自己最怕打针,看到护士扎针,自己的手都在抖,嘴里不自觉地喊:“轻点,轻点。”后来护理组的姐姐都知道他怕打针,每次挂水护士姐姐就开玩笑说:“小伙子,开始扎喽,这次很轻的哦。”

挂水的间隙,护士为他冲了中药颗粒。临睡前,还有两颗和早晨一样的药。“据医生说,早晚各两颗的药主要作用是抗病毒、提高自身免疫力,但我一吃就拉肚子。医生给我调整了用药,还加了止泻的药。”入院第三天,刘伟退烧了。“前几天迷迷糊糊的,不发烧整个人都清爽了。”从第四天开始,刘伟不用挂水了,每天只要吃药。

白天的时光,刘伟主要是休息、浏览新闻,关注新冠肺炎的最新动向。每天他和在医学观察点的父母开视频家庭会。“我妈特别开朗,每次说一大堆,说住在宾馆里很好,吃得也好,鼓励我安心养病,我和爸爸就听她说。她每天还在视频里跳广场舞。”刘伟说,父母的从容和支持让他很安心。住院的第10天,病房里来了25岁的男生,也是轻症患者。有了伴,两个人偶然聊聊天,“那个男孩喜欢打游戏,说教我打,不过我没什么兴趣。”

出院那天听声音“认出”了护士姐姐

2月6日早晨,住院第11天,护士姐姐抽血时说:“刘伟,你今天可以出院了。”听得出来,她很开心。住了11天院,每天和医护人员见面,他认出对方的方式很特别。“他们每天穿着防护服,戴着口罩和护目镜,看不到脸。但我对他们的声音很熟悉,能听声音分辨谁是谁。”听到自己能出院了,刘伟高兴坏了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激动,当天他的体温略高,超过了37摄氏度,暂缓出院。7日,医生查房时再次通知他,“这两天应该能出院了。”从天亮等到天黑,还没正式通知他出院。护士姐姐安慰他说:“等完全康复了,医生才会同意你出院的,别着急。”幸福很快就来临,8日这天,下午2点左右,刘伟正准备睡午觉。护士姐姐突然进来说:“刘伟你可以出院了,恭喜你,快收拾下东西。”下午四五点他和其他几位病友一起走出病房。走出病房大楼,刘伟隔着口罩狠狠地吸了几口空气。

图片

刘伟和护士小姐姐拥抱

“你是小马姐姐吧?”“没错,是我。”捧过护士姐姐递过的鲜花,刘伟“认出”了照顾他十多天的护士马彧婉。这十几天时间里,几个护士姐姐轮流照顾刘伟,他和马彧婉交流得更多。“这个姐姐个头小巧,笑起来很爽朗。这十几天是她们给我送药、送饭,希望她们往后的日子都好好的,大家都平平安安的。”

图片

护士小姐姐和刘伟的合影

整个病程就像感冒

再不敢熬夜

回家这几天,刘伟居家隔离,一个人住在房间里,和父母也保持距离。回忆整个病程,他说就像得了一场普通病毒感冒,前后十来天症状并没有严重起来。和他同屋的男孩及病区绝大部分患者,病情看起来都比较轻。“出院前我有三次走出病房门,都是为了拍CT。”开始几天,病房还比较空,慢慢地患者多了起来。大家看起来情况都不错,生活能自理,吃了晚饭在房间里活动。刘伟说,自己是幸运的,“最想感谢的是南京市第二医院的医护人员,说句真心话,就是他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经历了这次生病,刘伟说最大的感触是“再不敢熬夜了。”过去他是不折不扣的夜猫子,不到凌晨两三点不睡觉,“经常熬夜,免疫力低,不然为什么我会中招呢。”

紫牛新闻记者|蔡蕴琦

编辑|张冰晶

主编|陈迪晨

图片视频 朱信智摄  部分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转载拒绝任何形式删改

否则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

紫牛新闻常年法律顾问:

北京大成(南京)律师事务所唐迎鸾律师

您有新闻线索,欢迎点击爆料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北京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