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施工”!看常泰长江大桥上的武汉人
2020-02-16 23:53

2月15日下午3点,常泰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现场指挥长李镇与施工单位、监理单位的负责人再一次坐到视频会议室,联线武汉。

原计划15日进行的主桥钢沉井夹壁混凝土首次浇筑因一场大雪推迟,明后天能否开始浇筑?施工方案还有哪些细节要推敲?一场原本应该在项目现场开展的多方会议移到了“云”上,“云”端另一头,是500多公里外的武汉,由秦顺全院士领衔的大桥设计项目组。

常泰长江大桥是省委省政府确定的重点交通工程,也是世界级的跨江大桥工程。项目设计单位是武汉的,两个主要承建单位总部都在武汉,现场工地上还有不少人员也来自于武汉,无论是对项目的管理还是建设进度都提出严峻挑战。疫情之下,大桥建设如何突破这重重困难?大桥项目中的武汉人又是什么样的工作和生活状态?一起走近这样一批武汉人。

常泰长江大桥施工现场

连线武汉》》

傅战工(中铁大桥院第二设计院院长)

“原本对着图纸的讨论全改到了‘云’上”

“确实,突发的疫情,给我们复工带来重重困难。什么时间能恢复交通?什么时间外地员工能返回工作地?什么时间能返岗?还能按原计划完成工作吗?大家都很焦急。我会不会携带病毒?会不会传染给家人?很多被隔离员工的心理、身体和工作更面临多重压力。”14日下午,记者接通傅战工院长电话时,他正在家准备当天下午的关于常泰长江大桥设计施工图的视频会议。“几乎每天都开视频会,常泰长江大桥的每一步施工图都要经过我们审定,大家都是在居家办公,包括我们董事长秦顺全院士,也是每天在群里,一边通过聊天舒缓并稳定大家的情绪,一边商讨如何在既有条件下开展工作。”

微信办公条件有限,且难以共享屏幕。大家通过比选各大平台的办公远程软件,选取了合适的办公视频工具,解决了在线人数、会议时长、PPT演示等问题。此后,项目上的各种讨论和会议就都在“云”上进行了。不过,居家办公效率自然与面对面交流存在差异,比如讨论图纸的细节时,原本现场手一指的事情,隔空要瞄准同一个地方,就费事很多,这也让同一工作花费的时间变长了。

“我现在每天的状态就是,早上起床做早饭,7点半我和儿子一人一个房间,我工作,他上网课,他现在读高中了,学习也很忙。中午11点多简单用电饭煲烧点饭,再继续下午的工作。晚饭时间宽裕些,可以给儿子准备两个菜,晚上继续工作的工作,学习的学习。最多两三天下楼去买个菜,家门口的超市都开着,一次性把冰箱放满,少出门。”傅战工告诉记者。

“孩子妈妈不在家?”记者问道。

“是的,她在汉口火车站工作。”

“火车站不是停运了吗?”记者追问。傅战工告诉记者,虽然日常客运停了,但是很多防疫人员和物资每天通过火车运到武汉,“她从年前腊月二十九去单位就没有回来过了。现在情况特殊,很多人都这样。”

连线武汉》》

苑仁安(常泰长江大桥主航道桥设计负责人)

“借了邻居电动车去单位将电脑搬回家”

按照原定计划,常泰长江大桥设计施工图的评审就在这个月底,时间很紧张。主航道桥施工图设计负责人名叫苑仁安,是中铁大桥设计院的一名年轻设计师,85后。

做设计,对电脑的配置要求很高。“接到2月10日武汉要对小区封闭式管理通知后,我们几个在武汉的同事就决定去单位将电脑搬回家。”大家事先联系单位后勤排定时间,因为一层楼只能同时有一两个人在单位,去之前后勤还要对具体办公室先消毒。此时已经不好开汽车,一位热心的邻居将电动车借给了他。

苑仁安将单位电脑搬回家来办公

2月11日,武汉正式对居民小区实施了封闭式管理。这时候,又出了个问题。项目组很多回老家过年的同事,此前是通过远程控制单位电脑异地工作,可时间一长,有十几台电脑休眠了。苑仁安家住得离单位近,去重启设置电脑的任务交给了他。

“12号,社区网格员给我批了2小时的外出时间,又跟单位后勤沟通好,当天下午5点出门,7点前回来。”这次苑仁安选择了走路去单位,正好活动一下。到单位后要穿一次性鞋套,戴一次性手套,花1个小时把同事们的电脑都设置成永不休眠后,正好赶在7点前回到小区。

“现在武汉是疫情中心,出门会害怕吗?”记者问他。“怕,怎么不怕,我们单元里就有一家人隔离或是住院了。”苑仁安告诉记者,他们一家三口和岳父、岳母一起住,每两三天一次要去小区门口拿网上订的菜,都是他一个人去,按电梯就用纸巾包着手指,下楼扔进垃圾箱。

不过,居家办公的生活虽然“闷”了点,疫情下的大环境尽管“沉重”了点,发生着许多事却让他心里暖暖的。“小区成立了好几个微信群,有事大家都会互相帮忙,比如我们订的菜就是一位邻居联系的货源,一次订个100块钱的套餐够吃两三天。网格管理员还帮忙跟盒马联系了专门配送时间,不用凌晨12点‘抢单’。拿菜时,顺道帮单元里的邻居一起拎上来,有老人倒垃圾不方便的,在群里说一声,大家就帮忙带下楼。小区里还一个协和医院的医生,年前就没回过家了,家里还有2个孩子,上次说家里口罩没有了,网格员很快就给她家送了去……”苑仁安说,1月20号左右他在药店买到了20个口罩,用到现在只剩下五六个了,后来网上订的单就再没到过货。“不过我也不怎么担心,实在不够用了就找网格员,她虽然很年轻,我们都很佩服她的。”

苑仁安家书房窗外的武汉夜景

联线常泰》》

吴启和(常泰长江大桥 A1标常务副总工)

“武汉同事感染了,大家一起帮他买药寄过去”

16日下午4点多,记者打电话给吴启和时,他正乘坐交通船从常泰长江大桥5号墩沉井工地现场回岸,隔着电话能听到江风呼啦啦的吹。17日下午很可能将正式进行沉井夹壁混凝土首次浇筑,他要去现场再检查一下各种材料和设备的准备情况。

5号墩沉井的承建单位是总部位于武汉的中交二航局,吴启和作为技术人员被派到了施工一线做技术指导,因为工期紧张,1月22日完成了首节钢沉井的精准着床后,夹壁混凝土浇筑就开始紧锣密鼓地准备起来了。“从去年11月份之后就没有回过武汉了,原来因为施工的需要,这个春节原计划就是留守工地,可哪里想到突发疫情呢。”

与吴启和一起借调到常泰长江大桥项目部来的中交二航局技术中心人员一共4名,“我们有3个人留守工地,还有一个同事22号回武汉去,本来是要春节期间办婚宴的,结果婚宴也没办成,现在在武汉居家办公。”

80后的吴启和和妻子都是二航局技术中心的员工,也都是“新武汉人”。1月20日,妻子便带着两个孩子回四川老家了,常年在武汉帮着带孩子的奶奶也回了河南老家。很快,疫情暴发,武汉封城,作为“武汉来员”,妻子孩子和吴启和的母亲,各自在老家都被隔离了。“我在江苏也很担心,每天我们会通电话询问情况,幸好,我妈妈在农村,生活物资是充足的,妻子孩子除了出门买菜有限制,在岳父岳母照顾下,目前也还不错,她现在也在老家办公,毕竟还有工作要做。”

如今,疫情,已经成为吴启和他们中心工作群里主要聊的话题。中心一位同事,每天陪岳父去医院做透析,后来岳父确诊后,岳母疑似,他自己也轻度感染。“轻度感染只能自己在家吃药,他们家又隔离了,我们在外地的同事想各种办法给他寄去药品,最近几天已经基本恢复了,他岳父住进医院后病情也稳定了。”吴启和说,疫情之下,大家团结互助,还真是患难见真情。

常泰长江大桥工地上,工人正在施工

克难奋进

确保重大工程有序推进

常泰长江大桥是世界上最大跨度的公铁两用钢桁梁斜拉桥,首创集高铁、高速公路、普通公路于一体的“三合一”过江模式。也是目前江苏体量最大的跨江大桥工程。

一场疫情,让常泰长江大桥的建设迎来了种种困难。为确保沉井在今年长江汛期前能下沉到相对稳定深度,沉井结构安全度汛,在江苏省交通运输厅的领导下,省交通工程建设局超前谋划,精心准备,开创性地采用“云端”会商模式,通过视频连线驻留武汉的大桥设计项目组,共同研究方案、精心部署;现场两个沉井施工单位400多名工人春节期间留守现场不间断施工,目前更多工人分批有序抓紧返岗复工,有力地保障了重大工程按进度推进。

为满足疫情防控和项目建设的双重要求,常泰长江大桥指挥部针对现场湖北参建单位和参建人员较为集中的实际情况,第一时间成立了各级防控领导小组,明确防控责任,落实防控措施,做好防控宣传,保障口罩、体测仪和消毒液等防控物资。同时,工人返岗后进行隔离观察,参建人员按照同一地区、同一时间、同一班组等情况相对集中住宿,分开用餐,严密监控体征,避免交叉感染。截至目前,项目工地现场人员健康状况良好,未发现确诊及疑似病例。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石小磊

| 微矩阵

地址:南京市建邺区江东中路369号新华报业传媒广场 邮编:210092 联系我们:025-96096(24小时)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32120170004 视听节目许可证1008318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苏字第394号

版权所有 江苏扬子晚报有限公司

 苏ICP备13020714号 | 电信增值业务经营许可证 苏B2-20140001

北京快3